張玲說法|吳某凡事件調查結果,警方通報了!聽律師教你正確吃瓜
2021-07-22 20:49
來源: 深圳新聞網
人工智能朗讀:

張玲說法|吳某凡事件調查結果,警方通報了!聽律師教你正確吃瓜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張玲說法,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法律專業人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

讀特客戶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7月22日訊(記者 張玲 翁任瑩 童小晉 實習生 陳美靜)日前,網友都某竹爆料令娛樂圈頂流明星吳亦凡深陷道德危機,甚至有可能涉及法律罪名。隨后,吳某凡方發文否認了都美竹的指控,聲稱自己只不過與都某竹有一面之緣,吳所在的工作室更直指都美竹造謠,只為索要巨額款項,并表示已向警方立案。一夜間,網絡輿論引爆,多個品牌方迅速與吳某凡解約。作為加拿大國籍的明星吳某凡在該起事件中可能涉及哪些法律問題呢?如果真的違反了法律,我國的法律是否適用?

(更多法治新聞,請點擊 深圳法治發布

瓜越吃越大,事越演越烈,但“瓜”背后可能涉及的法律問題其實更值得我們關注。本期張玲說法,我們邀請到了北京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的朱逸聰律師,為我們解讀吳亦凡事件背后的法律問題。

女方在微博上發出的協議截圖。

記者:女方爆料稱接到男方發來的協議,男方給女方300萬元再轉100萬回去,是否真的有可能被套路成欺詐和勒索?

朱逸聰律師接受深圳新聞網、深圳法治發布記者的采訪。

朱逸聰律師:如果女方按照男方的要求,簽署了相關協議,并且在收到款項以后轉回100萬元,確實會增加其構成敲詐勒索的嫌疑。但是這個問題要從兩個方面來看。

從不利于女方的角度來看,女方簽署協議上面含有要挾等字樣,而且通過女方轉款的這個行為,證明是她自己所操作,也具備充足的行為能力,因此會增加她構成犯罪的風險。

但是,從有利于女方的這個角度來看,女方可以自稱說,在簽署該協議的時候,并不清楚協議里面相關內容,正是由于受到男方的誘導或者欺詐,簽署的相關協議。而且,如果真的是敲詐勒索的話,她也不可能在得到款項以后,再把相關的款項轉回去。這個不符合敲詐、勒索一貫的行為作風。

那么對女方而言,最大的法律風險,反而是在跟男方探討的過程當中,提及的其他七位關聯當事人。在提起關聯當事人的時候,雙方有安排說要把相關款項轉給關聯當事人。如果女方沒有得到這些當事人的授權,或者得到款項以后,沒有轉給相關的關聯當事人,反而會認定女方借助男方不利的事實或不利的傳言,向男方要挾的事實。因此,這才是本案對女方最大的不利點。



7月20日,蘭蔻發微博稱與吳亦凡合約已于今年6月到期。

記者:目前,多家品牌宣布與吳某凡解約。那么,這種情況下,明星是否需要退還尚未付出勞動部分的代言費用,或者明星是否需要對品牌方進行賠償?

朱逸聰律師:頂流的明星以及頂級品牌方,在簽署代言合同的時候,都會經過專業的法務部門審核。那么,在審核合同的時候,往往都會加上道德風險條款。也就是說,無論是品牌方還是代言方,一旦出現了公共道德事件,那么守約一方都有權解除合約,并要求對方進行賠付,或者支付違約金。

我相信,在吳某凡所代言的合同、品牌當中,大家應該簽署了這樣一個條款,即便是沒有簽署,那么我估計法官大概率地也會支持品牌方終止合約。因為在出現相關事件以后,品牌方已經無法通過吳某凡的代言,從而獲得推廣品牌的合同目的,所以這個事件大概率是會得到法院的支持的。


記者:吳某凡是加拿大國籍,如若他真的違反了法律,我國法律能管嗎?

朱逸聰律師:只要是發生在我國境內的違法犯罪事件,除了外交豁免等極個別的情形以外,我國法院都是有權管轄的。

記者:如果該事件女方存在編造不實信息的行為,可能會負什么法律責任?

朱逸聰律師:女方如果編造不實信息會有兩種可能性,第一就是可查實女方編造了不實的信息;第二種可能性,是沒辦法證明女方所陳述的信息是否真實——這兩者的法律后果是有巨大的差異的。

在第一種假設情況下,根據女方所索要的金額,以及該事件所造成的社會影響,毫無疑問,女方會構成敲詐勒索犯罪,或者是誣告陷害的犯罪。

但是,如果女方的信息僅僅是不能查證為真實,也就是第二種假設情況,那么雙方的矛盾很有可能會通過民事的法律關系進行處理。

在該起事件過程當中,比較引人注目的是,無論是男方還是女方,都作出了一個非常絕對化的陳述。男方的絕對化陳述是:只見過女方一次。而女方的絕對化陳述是,這個事件她知道有七個關聯的當事人,而且有兩個當事人未成年。那么針對這些絕對化的陳述,我相信,警方或者相關的單位一定是能夠查證清楚的,所以這個事件最終一定會水落石出。

【最新進展:北京警方7月22日晚通報都某竹吳某凡調查情況】

朱逸聰律師

【關于朱逸聰律師】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伙人,畢業于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曾任職于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深圳市經濟犯罪偵查局、佳兆業集團監察部負責人及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

朱逸聰律師具有政府部門、上市企業高管、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的豐富工作經歷,擅于對經濟類案件的刑民交叉處理,以及對重大疑難復雜法律事務的梳理、化解企業風險,在執業中成功處理了多家知名企業的法定代表人及實際控制人的經濟糾紛事項,以及大量的網貸平臺、私募基金暴雷類事件。

[編輯:鄭曉鵬]
国产又黄又爽又色的免费视频,午夜老司机在线18勿进,高潮了还继续啃花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