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玲”距離②:89歲法學教授給中國知網上了一堂知識付費課
2021-12-15 18:49
來源: 深圳新聞網
人工智能朗讀:

法律“玲”距離②:89歲法學教授給中國知網上了一堂知識付費課

關注網絡熱點,直面網友關切。法律“玲”距離,從身邊網事入手,讓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邊的法律智庫。歡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訴我們,我們請法律專業人士來解答。(電話:83521468,傳真:83911897,郵箱:zhangl@sznews.com)

讀特客戶端·深圳新聞網2021年12月15日訊(記者 張玲 翁仁瑩 見習記者 田剛)上百篇稿件被擅自錄入,一分錢稿費沒拿到。89歲退休法學教授趙德馨,從中國知網那里討回了自己160多篇稿件70多萬元元的收入,這是一種什么行為?這是目前已知第一個向中國知網維權成功的勝訴案例。

法學教授勝訴后論文被下架 趙德鑫:中國知網必須改革

中國知網,論文領域的平臺巨頭,敗訴后下架了所有趙德鑫教授的論文,并不再收錄趙德鑫教授的文章。趙德鑫教授的態度也很明確:中國知網必須改革,不能輸了官司就下架我的文章。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蘇少之,趙德鑫教授的學生,后來以同樣的方式打官司并勝訴。維權成功后,蘇少之的論文也被中國知網下架了。有網友點評一針見血:中國知網是不是該把所有教授的賬都結一下?

相關報道截圖。

深圳市民站趙教授 深圳律師:作者要求報酬天經地義

中國知網與趙德鑫教授的官司,在多位深圳市民看來,知網確實有問題,他們站趙德鑫。

什么是擅自錄入?上海市錦天城(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車小燕律師深耕知識產權多年,她理解的擅自錄入,就是沒有經過作者授權,構成對作者趙德鑫著作權的侵權。中國知網之前稱,它錄入的部分作品是跟某些期刊雜志簽過相關協議。但是這個協議的合法性也值得商榷。

車小燕律師分析說,在趙德馨教授的案例中,法院認定期刊雜志跟趙教授之間所簽的協議是顯失公平的,也就是說協議本身也是無效的。那么,期刊雜志跟知網之間簽訂的協議,并沒有獲得作者的授權。趙德鑫教授此前未獲中國知網分文報酬,中國知網的做法不符合著作權法第24條的規定。其他作者如果也有趙教授的同等遭遇,也可以向中國知網要求報酬。

就作者查詢使用自己作品也要收費這個問題,車小燕律師也認為,中國知網是沒有任何合同依據或者法律依據的。

車小燕律師就中國知網與趙德鑫教授的糾紛接受深圳法治發布記者的采訪。

建議物價監管部門對中國知網加大監管力度

中國知網的作者付費和用戶收費標準廣受詬病。據報道,博士論文為例,中國知網向博士論文作者僅需一次性支付100元,以及400元的檢索閱讀卡。但是,這些文章每在中國知網上被下載一次,平臺就會收取0.5元/頁甚至1元/頁的費用。

針對有網友認為中國知網涉嫌壟斷這一觀點,車小燕律師態度審慎。她說,我國法律對于壟斷有比較嚴格的規定,中國知網是否構成壟斷,還是要進一步考量。雖然反壟斷法第17條規定了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經營者不能低買高賣,但是中國知網是是否構成壟斷,綜合各方信息,目前暫時得不出結論。

車小燕律師同樣注意到中國知網的收費問題,“我認為,這可能需要監管部門加大這方面的監管力度。這種收費會不會跟現行的收費規定相沖突,值得去考究?!?/p>

車律師說,任何人都不應該是“拿來主義”,而是應該向知識付費。中國知網在知識付費這方面起到了一定的推動作用。它的經營是否合規,值得大家進一步探討。

【相關后續】

12月10日,中國知網向趙德鑫教授道歉,表示將妥當處理趙德鑫教授作品繼續在知網平臺傳播的問題。道歉中提到,2016年起,中國知網向全社會免費開放八年前出版的文獻,未來將進一步免費開放更多的學術資源。2019年起,所有在中國知網實名注冊的作者,可無限期免費使用自己的作品,管理自己的學術成果,并隨時跟蹤其研究成果的學術影響。

中國知網相關說明截圖。

【關于車小燕律師】

車小燕律師,上海市錦天城(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深圳市律師協會知識產權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車律師具有理工科背景,具備專利代理師和高級人力資源管理師資格,業務專長為知識產權保護及爭議解決,

車律師從業前曾在多個行業負責技術研發及技術管理的工作,自2010年執業以來,深耕于知識產權領域,擔任多家科創型企業的法律顧問,擅長為企業提出知識產權的合理化保護建議,包括知識產權挖掘、知識產權布局及知識產權運營等,并代理多家知名企業的知識產權案件,經辦的案例多次入選深圳律師承辦的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在專利、商標、著作權、不正當競爭及商業秘密保護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辦案經驗。  

[編輯:鄭曉鵬]
国产又黄又爽又色的免费视频,午夜老司机在线18勿进,高潮了还继续啃花蒂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